哈特利承认曾担心F1生涯会在摩纳哥后结束

shares
comments
哈特利承认曾担心F1生涯会在摩纳哥后结束
By:
2019年1月31日 上午9:13

今年无缘F1的布兰登·哈特利承认,他在2018年摩纳哥大奖赛期间发现红牛二队替换自己的传闻“一部分是真的”,而且一度担心“几天后”就会发生。

哈特利在2018赛季结束后失去了红牛二队的车手席位,这意味着他的F1生涯在25场大奖赛后草草结束。

2017年十月,当时代表保时捷参加世界耐力锦标赛的哈特利,获得红牛抛出的橄榄枝,在赛季末最后四场比赛里取代遭到驱逐的丹尼尔·科维亚特,尽管这让他不得不在WEC和F1双线作战。

新西兰人曾是红牛年轻车手项目的成员,但在2010年后被舍弃。不过,依靠在运动车赛场卓越的成绩,他获得红牛给予的“第二次机会”,并且在2018赛季作为红牛二队的全职车手征战F1。然而,赛季仅仅过了五场比赛,他的未来就已经处于动荡之中。

“传闻一部分是真的”

近日,哈特利在为《The Players’ Tribune》网站撰写的专栏里,回顾了自己唯一一个F1完整赛季的经历。他在文章中透露了让他“震惊”的往事,尽管他依然把2018年视为“生命中最美好的年份之一”。

“这(摩纳哥)总是一年里我们最爱的周末之一,”居住在摩纳哥的哈特利在专栏里写到,“但是对我来说,这是艰苦的,因为现在我回想起来,我记得最多的是赛前的周三走进围场面对媒体时,收到了一堆关于我未来的问题。”

“不过,那天最糟糕的是发现传闻中有一部分是真的。原来才过了几场比赛,有些人不想我留在车队里。坦率地说,这让我有点震惊。(因为我拥有)丰富的经验、两届世界耐力锦标赛(冠军)、一次勒芒胜利、前三场比赛里两次在排位赛里战胜队友,我很难相信那么早就开始讨论替换我。”

当时有英国报纸声称,迈凯伦旗下的年轻车手兰多·诺里斯可能最早从奥地利大奖赛起取代哈特利。新西兰人坦言,那个周末他感受到压力。

“如果我搞糟了,如果我在本周末撞到了围墙,我的F1生涯可能几天后就会告终。我知道每个练习阶段给我更多压力。每一圈的时间、每一个结果都会被仔细审视,而且可能被用来撬动我的席位。”

那场比赛,埃尔·加斯利以第七名完赛,为红牛二队拿到积分。而比赛还剩六圈时,处于第11位的哈特利被今年提拔为法拉利正式车手的查尔斯·莱克勒克追尾后无奈退赛。

虽然被替换的传闻并没有成为现实,而且“在车房里始终获得团队成员的支持”,但是新西兰人表示他在整个赛季里非常明显地承受着“一种我此前从未经历过的特殊类型的压力”,而且“压力来自F1的方方面面,始终有着被置于放大镜下的感觉”。为此,他不得不“坚定我的态度,在比赛周末更加自私一点,不去在乎报道写了什么或别人怎么想”。

Brendon Hartley, Scuderia Toro Rosso STR13

Brendon Hartley, Scuderia Toro Rosso STR13

F1篇章“暂时”合上

哈特利在2018赛季里先后遇到过“撞到鸟、第一圈被撞退赛、引擎罚单、悬挂故障和其他没有被公开的问题”。他把自己的遭遇与被称为“F1历史上最不幸车手”的新西兰前辈Chris Amon相提并论。

全年21场比赛里,他仅仅在阿塞拜疆、德国和美国进入过积分区,只获得了区区四个积分,相差本赛季被前往红牛接班丹尼尔·里卡多的加斯利25分。当法国人在巴林拿到第四名——本田重返F1后最好的比赛成绩——时,在铃鹿——本田的主场——排位赛里名列第六成为新西兰人短暂F1生涯最高光的时刻。

不仅如此,哈特利在赛季进入尾声阶段因为在媒体面前过于直白,而被红牛高层勒令注意他的言论。他在专栏里表示,收官战阿布扎比之前,他已经对自己的命运有了心理准备。那场比赛结束后,他被召去开会,而“几分钟后,就不再是F1车手”。对于那场会议,他表示“会议中没有多说什么。当时对我清楚的是,最早在摩纳哥的时候,(车队)已经开始酝酿替换我的计划。”

在专栏的最后,哈特利表示他正在规划2019年及以后的事宜,而且他有“一些选择”。同时,虽然他表示“眼下暂时结束了这一章”,但“F1的大门绝对没有关上,而在这项运动顶级水平积累了一年经验,意味着无论下一个机会是什么,会让我做好更充分的准备并且变得更强。”

Next article
梅赛德斯定于2月13日为新车W10揭幕

Previous article

梅赛德斯定于2月13日为新车W10揭幕

Next article

迈凯伦、法拉利成功发动2019年F1赛车

迈凯伦、法拉利成功发动2019年F1赛车
Load comments

About this article

Series Formula 1
车手 Brendon Hartley
Author Frankie Mao
Be first to get
breaking news